翻译:Dalio对比特币的看法

翻译:Dalio对比特币的看法

凡事有利有弊,我在尽量准确地传达我所理解的比特币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我写这些是为了澄清我对比特币的看法。请注意我在这里说的话,而不是那些媒体上的人转述我说的话,因为这里更可靠。我发现,那些想要推广比特币的人(也就是大多数人)是以一种方式来描述比特币,而那些反对比特币的人(也就是少数蜷缩在角落里不愿接受现实的人)则以另一种方式来描述比特币。就像我评论的大多数事情一样,凡事有利有弊,我在尽量准确地传达我所理解的比特币。

重申一下,由于我不是比特币/加密货币专家,我相信我的观点没有足够的价值,所以我不应该把它们放出来。我知道一个人需要知道多少东西才能在市场上有价值的意见,所以我不会把自己的观点押在上面。不过,人们还是要求我对比特币进行非专家的评估,用我自己的话澄清总比媒体的歪曲要好。所以在这里再次提出警告:不要依赖我的观点。我唯一的要求是,你读我在这里写的东西,而不是关注媒体上转述的声音。

我相信比特币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

通过在计算机中编程的系统发明了一种新的货币,系统已经工作了10年左右,并且作为一种货币和财富的储存迅速普及,这是一个惊人的成就。这和创造现有的以信用为基础的货币体系一样,当然也是一种炼金术--即以少胜多或无中生有。它就像1350年左右从美第奇人开始让银行家们发财的信用创造一样,正在让它的发明者和早期参与其中的人变得非常富有,并有可能让更多的人变得非常富有,并破坏现有的货币体系。那些建立了它并支持让这种新型货币成为现实的梦想的人,在维持这个梦想和推动比特币成为一种类黄金的替代资产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在这个对黄金类资产的需求不断上升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替代性的黄金类资产(因为所有正在进行的和未来会发生的债务和货币创造)。因为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除了对货币或存储财富资产的需求越来越大,而这些资产的供应量是有限的,对可以私人持有的资产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因为这些像黄金一样可以私下持有的财富资产总量并不多,而且它们的市场规模也相对较小,所以比特币及其竞争对手存在着填补这种日益增长的需求的可能性。在我看来:比特币已经成功地从一个高度投机性的想法跨越到可能存在并可能在未来具有一定价值的界限。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它现实上能用来做什么,会有多少需求。既然供应量是已知的,就要估计需求量来估计它的价格。

我应该澄清一下我说的关于其供给的问题。

虽然比特币的供应量有限,但数字货币的供应量并不有限,因为新的竞争币已经出现了,而且还会继续出现竞争。所以类似比特币资产的供应量和竞争会对比特币价格起到决定作用。

事实上,我假设会有更好的加密货币出现并取代现在的比特币,因为这就是一切事物的进化方式--即新的做事方式和新的事物总会取代旧的做事方式和旧的事物。既然比特币的运作方式是固定的,那么它就无法进化,我推测会有更好的替代方案被发明出来,并将其超越。我认为这是一种风险。由于这些原因,"有限供应"的论点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真实。例如,如果黑莓的供应有限,它们仍然不会值钱,因为它们被更先进的竞争对手所取代,欢迎纠正我的天真。

同时我也非常佩服比特币是如何经受住10年时间的考验的,不仅是这方面,还有它的技术是如何一直运行良好,没有被黑客攻击。

不过,对于一个持有数字/网络资产的人来说,在网络进攻比网络防御强大得多的时候,网络风险是我不能忽视的风险。当国防部不能保护自己的系统不被黑客攻击时,如果完全放心数字资产不能被黑客攻击,那就太天真了,这是黄金类资产的优势之一,也是所有金融资产的风险之一。事实上我认为,很有可能有一天我们会看到主要由数字组成的金融系统被证明比现在的更容易受到破坏。顺便说一下,这些事情现在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发生,并且会威胁到传统金融资产的价值。我向你指出这个风险预警,你可以随意接受或不接受。

虽然我承认比特币可以通过 "冷钱包"离线持有,但我明白这很难做到,而且很少有人真正做到。所以,大体上,我的理解是,由于比特币是数字的、连接的,它的网络风险防护能力并不能让我满意。我期待着被纠正。

作为比特币数字化的延伸,就是它的私密性有多高,以及政府会允许和不允许它成为什么的问题。关于私密性,比特币似乎不太可能像某些人猜测的那样私密。毕竟,它是一个公共账本,而且大量的比特币是以非私人的方式持有的。如果政府(或许还有黑客)想看看谁拥有什么,我怀疑隐私是否能得到保护。

此外,在我看来,如果政府想摆脱它的使用,大多数正在使用它的人将无法使用它,所以对它的需求将大幅下降。与其说政府侵犯隐私或阻止使用比特币是牵强附会,不如说在我看来,它越是成功,这些可能性就越大。

从第一个中央银行(1694年的英格兰银行)的形成开始,出于天然的逻辑原因,政府想要控制货币,他们保护自己的能力,在他们的边界内拥有唯一的货币和信用。当我把自己放在政府官员的位置上,看到他们的行动,听他们说的话,我很难想象他们会允许比特币(或黄金)成为一个明显比他们生产的货币和信用更好的选择。

我怀疑比特币最大的风险是成功,因为如果它成功了,政府会试图杀死它,而他们有很大的权力来扼杀比特币。

就供需情况而言,虽然供应量是已知的,但相关长期时间范围内的长期需求(因为这是一种长期资产)是很难知道的,主要是出于我提到的原因。例如,由于我认为比特币是一种类似于黄金的替代资产,我请桥水的Rebecca Patterson和其他人做了一些模拟计算:如果私人持有黄金的价值,假设它们被转移到比特币,以分散该类型的持有量。举个例子,如果10%、20%、30%、40%或50%的私人持有的黄金被转移到比特币,或者如果10%或20%在已经比特币车的人想分散到其他资产,比如黄金和股票,或者如果政府想禁止它的使用,或者如果等等......这些情况会是怎样的呢?

他们描绘了一幅高度不确定的画面。这就是为什么对我来说,比特币看起来像一个高度未知的未来的长期选择,我可以投入一笔钱,我不介意损失大约80%的钱。

这就是我这个非专家眼中的比特币。我很想得到纠正,并了解更多。另一方面,请相信我,我和桥水公司的同事们正在专心致志地关注另类资产的配置。

英文原文链接:https://www.bridgewater.com/research-and-insights

Photo by Shazli Waqas on Unsplash

 
Share this